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校园情色  »  经典校园小说

经典校园小说

作者:来源:怡红院论人气:加载中



 

.
  学校放学钟声一打,许多学生都马上冲出学校,有的赶约会、有的赶打工。
  这时茜如也慢慢的走出校门口了,她的好朋友琳琳也跟在她身边,两个就像散步的慢慢走。
  「茜如啊!晚上你有什麽节目没?」琳琳说。
  茜如摇头说∶「没有耶…你有吗?」
  「嗯!今晚我要跟我男朋友去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,反正明天礼拜天嘛!我们可以搞┅┅」正说的很投入
的琳琳一看到茜如的的眼睛一直猛盯着她看,马上住嘴不说!
  「你们俩啊!可别太激烈啊!也不要把肚子弄大了。记住!你才16岁,不要还没玩够就嫁人啦!」
  「我知道!我会叫他戴保险套的。而且他也很少在我体内射┅┅」虽然琳琳知道茜如她很不喜欢听到那种
粗鲁的字眼,但还是会忍不住说出来。
  大家都知道茜如的是出了名的纯情,稍微有一点色色的字语,她就会马上脸红,甚至会流了满身汗,所以
尽量在她面前还是要小心的说话。但是┅┅现实生活里的茜如却不是这样的一个人,一到了夜晚,她就会跟学校的
样子相反┅┅看着夜色渐渐晚了,茜如跟琳琳又加快脚步的各自回家了!
  一回到家,茜如马上上楼去洗澡,想把在学校打球流了满身的臭汗洗掉。一进房间把书包往床上丢,脱掉
了上衣,脱下了裙子,只剩下内衣跟内裤。看着镜中替自己的身体很满意的点点头,这是她洗澡前都要做的事,担
心有一天自己会变胖。之後连内衣也脱下了,两颗说大不大、说小不小的乳房就跳了出来。
  她搓揉了几下,又捏着乳头直到它们硬了起来,她也开始呻吟了∶「啊┅┅嗯┅┅啊啊┅┅啊┅┅」手也
慢慢的滑入裤底,摸了几下小山丘,就把内裤也脱了,整个人就在一面人身高的镜子前自慰了起来。她把脚抬放到
镜面上,让自己可以看到手淫的情景,左手掰开了阴唇,而右手不停的往阴道里面插,插的她受不了∶「啊啊┅┅
喔┅┅啊┅┅好爽┅┅嗯┅┅」
  从小山丘不断的涌出蜜汁,浸湿她那又黑又浓的森林。这时她的腰随着手淫的速度开始快快的摇了起来,
手啊不停的猛插,腰不停的摇着,渐渐的她又叫了出来∶「啊┅┅不行了┅┅啊┅┅我受不了┅┅这┅┅好爽啊!」
她有时实在很佩服自己手淫的技巧,弄了好久才会有高潮。
  「嗯┅┅我┅┅我要泄了┅┅啊……」终於达到了高潮,那蜜汁也流了满地了。高潮完後她可以去洗澡了,
莲蓬头的水不断的往她身上淋,挤了些沐浴乳在身上擦拭着,手也会不安份的柔搓了几下乳房、下体,甚至还在浴
室又达到了一次高潮。
  到了晚上要睡觉前,也会自慰一番,不过这次她可是有工具的°°电动按摩棒,一个椅子,不过扶把是圆
头的,好方便她插。
  「啊……啊……………」她开始用按摩棒操她的「妹妹」。
  把按摩放直的在床上,用她的「妹妹」坐下去插。每插一下,她就叫一下,这一上一下不停的抽动着,蜜
汁也随着棒子流了下来,又一次高潮。她还是不死心,又拿起椅子的圆头扶把前後来回摩擦着,那蜜汁都流到扶把
上了,手也没空着的摸着奶子。
  「嗯┅┅嗯┅┅呼┅┅啊……」唉…又一次的高潮。
  一个晚上手淫4次高潮,这对她来说还不算多,不过她真的累了,就趴在床上睡着了。
  明天又要以纯情女学生去面对那些老师、同学们。
  女学生(2)
  隔天茜如一醒来马上就有一通电话来了,她光着身体走到楼下去接电话,反正这间房子只有她一人,光着
身体对她来说也没什麽。
  「喂,哪位?」茜如的声音显得很累,大概是昨晚的关系吧。
  「是我啦!茜如。」电话那头传来琳琳的声音。
  「嗯…怎样?」
  「你有空吗?」
  「有啊!做嘛?」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一男一女的喘息声,琳琳上气不接下气的说∶「那个┅┅不要啦!对
不起!我男朋友的朋友想见你。」
  「见我?!」听到琳琳他们在作爱的声音,搞的她自慰了起来,不停的搓着下体。
  「嗯!我有跟他提起过你,他说很想见你。啊……」看来琳琳也快高潮了。
  「喂!你们做也小声点嘛!」这时茜如也差不多了,不过喘息声没那麽大。
  「对┅┅对不起。啊……克己┅┅太好了┅┅」电话可能掉下去了,因为那声音听起来很细小。
  「喂!喂!琳琳┅┅啊……」茜如也达到高潮了,不过还好没让琳琳听到。
  「怎┅┅怎麽样?好不好?嗯……」茜如考虑了一下。
  「好吧!什麽时候」
  「九点好了!在我家喔。拜…」说完就挂断了。
  茜如也挂下电话,伸伸懒腰∶「先去洗一下澡。」刚达到高潮的琳琳这下已无力了,从昨晚搞到现在,当
然中间还有断断续续的。
  克己用手指画着琳琳那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,搞的琳琳阴部又开始痒了。
  「克己,你都不累吗?」琳琳有气无声的说。
  「我的小宝贝啊…真是苦了你了。可惜我都不累耶,我还想再搞一泡呢!」说着说着那手又不安份起来了。
  琳琳呻吟了一下∶「喔┅┅好吧!为了你!」克己开始亲着琳琳的唇,舌头还溜了进去,两片舌头不停的
拍开着。接着又溜下来了她的那双峰,一边含着乳头,一边不停的掐,等到两边的乳头都硬了起来,他又咬。
  「啊……克己┅┅」琳琳像是等不住的玩着自己的小穴,从乳头亲到小腹,最後开始要侵犯那动人的小穴
了。早就湿了的小穴,看起来更让人想一下子吃了它,但还是先玩弄一番,他的手指像电钻似的插了进去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喔┅┅啊┅┅」琳琳叫床的声音更让他的阳具胀到爆炸似的,
二话不说的就猛插了进去,前後抽动着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克己┅┅啊┅┅用力!┅┅啊┅┅用力啊……」克己也照着她的用力的刺、用力的插,好像快到
底了,更激起他的兽性,猛插┅┅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我┅┅我要丢了┅┅要丢了┅┅」琳琳坐起来抱住了克己,这下子克己又上下的插着她。
  「不行不行┅┅」克己又给琳琳换了狗爬式的姿势,然後满意的又猛插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我要泄了┅┅要出来了┅┅」这次克己把他的精射在体内了,不过还有一点,就把它滴在
琳琳的脸上、嘴上。
  达完高潮後,两人躺在床上不断的喘息着,琳琳则一边喘、一边吃着克己的精液,克己也把琳琳小穴里的
淫水也舔乾净了。
  「琳,你想茜如她会来吗?」
  「你为什麽不想想你那朋友会来吗?」
  「他们俩都纯情的要命,会不会合不来啊?」克己又开始玩琳琳的乳头了。
  「就是因为这样才要把他们凑在一起,这样才好玩啊…」她像小还子似的拍拍手。
  「那┅┅我们再来玩一次吧!」克己贼贼的看着她。
  「你还来啊!我的天啊!」
  「我精力充沛嘛!」接着又是尖叫声又是喘息声,还有他们的笑声┅┅眼看九点快到了,茜如马上换了衣
服去了琳琳家了。
  「哎呦!」茜如像是撞到什麽东西的坐在地下。
  「对不起。小姐你没事吧!」一双比她大几倍的手拉住了她。
  「嗯,没事。」眼前的男子帅的让她受不了。
  「没事就好。我有事先走了!」如果等一下见面的人有他那麽帅就好了,茜如在心里想着。
  放学之後跟琳琳走到巷口就分别走各的。茜如是一转角就到了,琳琳则是一直走。
  一到家,茜如被坐在门口的一个人吓到了!
  「达仁,你怎麽在这?」茜如走到他身旁。
  达仁看到茜如就站了起来,双手环住茜如的腰,用着撒娇的声音说∶「想你啊!我等你好久了。」
  茜如这时除了脸红也不知说什麽∶「好了!我们进去吧!」
  「等等,先亲一个。」他嘟起嘴。
  「啾!」茜如踮起脚亲了他一下∶「好了!进去吧!」
  放下书包,她走到厨房开起冰箱说∶「你吃了没?我煮面给你吃。」这时他走到厨房从後面抱住了茜如,
不断的吻着她的颈子。
  「如┅┅」
  「嗯……等一下嘛!我先煮面给你吃。」茜如挣开了他。
  「我不要吃面,我要吃你!」这次他乾脆从後面把她抱起。
  「不要啦!」她用着粉拳打他,但一点都不痛!
  没有上楼,就直接把她抱到客厅,轻轻的放在长型沙发上,脱掉碍事的西装外套、领带、衬衫,露出壮壮
的胸部。因为昨天在车子里暗暗的看不清楚他的身材,现在在亮亮的客厅里,她看得一清二楚,不禁伸手去抚摸着。
  达仁先是温柔着吻着她的唇,可能性欲越来越强了,渐渐的粗鲁起来了。
  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脱下,茜如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,胸部随着喘息一上一下的,看得达仁恨不得把内衣
撕掉。但还是慢慢的解开内衣,丰美的乳房马上跳了出来,一手抓住一边乳房,嘴不停的吸吮着。
  「嗯……喔┅┅」茜如玩弄起自己的小穴。渐渐的湿了,浸湿整条内裤,达仁就乾脆脱掉它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达仁手指每插入一下,她就叫声,惹的他受不了,要茜如吃他的阳具。
  茜如就像在舔一根冰棒似的,又舔又咬又搓的,那两粒肉球,随着茜如的动作不停的摇动着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」达仁也开始呻吟了。
  「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茜如也吃得津津有味的,也呻吟起来了。
  看着茜如动作那麽慢,就乾脆把她的头不停的前後抽动着,动作越快,他也渐渐想射精,但还是先跟茜如
说一声∶「我要射了喔!」茜如没什麽表示,就抖了一下,所有的精液都射在她的口中了,有的还从嘴边流了出来。
  吃完之後,她张开双脚,把私处向着达仁∶「我也要你吃我的!」
  他把头凑了去,舌头不断的钻着阴道,还发出「啧啧!」的声音。他触碰着最敏感的阴蒂,使茜如又不停
哀叫着∶「啊┅┅啊┅┅我┅┅仁┅┅我里面好痒喔!啊┅┅赶快干我吧┅┅啊┅┅」
  「揪!」的一声,阳具进去了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用力┅┅快点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喔┅┅嗯┅┅用┅┅力┅┅啊┅┅快┅┅」随着抽动,茜
如的声音断断续续的。
  「啪啪啪┅┅」因为太用力,连皮肤撞皮肤的声音都出来了。
  狗爬式的干法更让达仁快触碰到子宫,「喔┅┅嘶┅┅」达仁也发出声了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不行了┅┅仁┅┅我不行了┅┅要泄了┅┅要┅┅啊啊┅┅嗯┅┅喔┅┅啊┅┅我┅┅受
不了了┅┅啊┅┅」不能让她这麽快泄,他再换个姿势,就是让茜如坐在他身上,让她上下抽动着!
  茜如甩着长发,奶子随着她的抽动,不停的上下晃动着∶「喔┅┅喔喔┅┅啊┅┅仁┅┅好爽啊…………」
达仁两手掐住晃动着的奶子,不停的抚摸着她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我真的要泄了┅┅要泄了┅┅啊┅┅」这次他还是把精液留在茜如的体内,今晚的第一次
高潮┅┅茜如趴在达仁的胸怀,手指不停的在胸上画圈圈∶「你今天为什麽会那麽的急啊?」
  「我也不知道,『他』太想你了。」指着自己的阳具。
  「你刚才不是说你想我吗?现在怎麽变『他』了!」茜如气的捏一下他的阳具。
  「喔……」他叫了一下∶「我想你,『他』想你的『妹妹』嘛!」
  茜如又换个姿势,躺在达仁的手臂上∶「如果我怀孕了,你还会要我吗?」
  「小傻瓜,我怎麽会不要你呢!我爱你都来不及了,不过你还是学生,最好不要怀孕。」
  「可、可是,你把精液射在我体内了,那怎麽办?」茜如仰起头看着他说。
  「你可以吃避孕药啊!必要时我也戴上保险套。等到你一毕业,我们再一起生一个小孩。嗯……」他轻捏
茜如的乳头。
  「嗯…你好坏!」她推开了他∶「我要去洗澡了!」站起来就往浴室走去。
  达仁趁她不注意时,又从後面抱起她说∶「那就一起洗吧!」在浴室里,他们互相洗对方。
  「仁,我要你帮我把里面洗乾净。」茜如又主动的张开双脚。
  达仁贼贼的看着她说∶「你又想再来一次是不是?」说完就用阳具帮她洗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喔┅┅仁┅┅啊┅┅你可要彻底洗乾净啊┅┅喔┅┅」
  「嗯┅┅嗯┅┅我一定把『她』洗的乾乾净净┅┅」莲蓬头的水不停的往他们身体冲去,浴室里又是水声,
又是呻吟声、喘息声的,好不热闹。之後他们又再一次的高潮。
  洗完之後,达仁又再度抱着茜如出来,不过这时阳具还是在里面等待着,等待被主人抽动,等待再被吸进
穴里,与子宫会合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」他们又在床上搞了起来。
  「啊┅┅」又一次的高潮。两人都躺在床上,开始喘气起来了。
  「如,不早了,你也该睡了,明天还要上课呢!」他像哄小孩似的摸着她的头、她的发。
  「嗯,不要离开我喔!我要一早醒来就看到你。」
  「好…小捣蛋。晚安。」之後自己也渐渐的睡着了。
  一早起来没看到达仁,茜如心想会不会昨晚他回去了?穿上衣服,便走出房间,听到厨房有有煎东西的声
音,走了过去。
  「仁,你在做早餐啊!」一看到他没回去,紧张的心情松懈了许多。
  「嗯!昨晚你浪费了太多体力了,又没吃东西,所以做些早餐给你吃。」说完一粒荷包蛋也煎完了。
  「那,吃吧!等一下我送你上学。」他真的很体贴,真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  「下午你不用来接我了,我跟琳琳一起走就好。」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给他。
  「那,等我回来啊!拜…」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就走进学校了。
  一进教室大家都看着她吹口哨,她竟不知一回事。
  「茜如啊!你开窍了喔…我们都看到了,那个是你男朋友吧!开轿车的喔!看来是个有钱人,BMW的咧
…」茜如也只能笑笑的看着他们,也不知要说什麽!
  茜如看着手表发觉时间快到了,便依依不舍的把眼光离开那个男的的背影。
  到了琳琳家,也不按铃的冲了进去,这是她的坏习惯。
  「对不起琳琳,我迟到了。」可是进去没看到琳琳,却看到刚才撞到的那个帅哥。她惊了一下!
  「ㄟ…琳琳呢?」她慢慢的走到他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。
  「不知道。不过我刚才有听到房里好像有人的声音,他们可能在做┅┅」他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。
  『这个臭琳琳、烂琳琳,叫我来自己却还在做爱,你们俩还搞不够啊!』茜如当然不敢说出来,只能在心
里想,恨的牙痒痒的。
  过了一段时间,两人都没开口,气氛很奇怪。最後还是由那个男的开口了∶「刚刚没撞伤你吧?」
  茜如一听到他的声音,就猛抬起头,看到的却是他那温柔迷死人的眼光。连忙又摇头又摇手的∶「没有!
没有」他一看到她的手掌有红红的像是擦伤似的,就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。茜如吓了一跳,他轻轻的拿起她
的手,抽起桌上的面纸帮她擦拭着伤口。
  「受伤就要说。这一定很痛吧!」茜如不知道她啥时受伤的,可能刚才没注意到吧!
  他的那双大手握起她娇小的手腕,彷佛爸爸握着她的手,这种感觉显得好遥远,现在又激起她小时候爸爸
的那双大手,可惜再也摸不到了,因为她爸爸在她小学的时候被车撞死了。想到这里她不禁哭了出来。他一见她哭,
连忙停止擦拭,以为她很痛。
  「怎麽?对不起很痛吧!」茜如摇摇头,二话不说的抱住了他,还哭得很大声。
  「你怎麽了?是不是真的很痛啊?」他急了。
  这时琳琳跟克己终於出来了,一见到茜如哭着抱着他,便走到他们身边指着那个男的说∶「你把茜如怎麽
了?为什麽她会哭成这样?」
  「我没把她怎样啊,大概是我弄痛了她吧!」他又看着怀中的茜如。
  「什麽!你把茜如给┅┅」她又看着地上的面纸有红色的血迹,之後把茜如从他怀中抢了过来。
  克己也走到他身边,在他耳边说∶「老兄,你动作未免也太快了吧!在客厅你也搞┅┅」「喂!你在
说什麽啊!她哭不是因为我把她给┅┅是因为她的手受伤了,我在擦的时候可能弄痛了她。」因为她的手看起来是
那麽的娇嫩,可能自己太粗鲁了。
  琳琳这时也握起茜如的手,果然是真的。
  「对不起,我以为你把茜如给强┅┅」人都会有误差嘛!茜如把眼泪擦乾之後,又瞪着琳琳。
  「茜如,你瞪我干嘛!」
  「你把我们叫来,为什麽又让我们等那麽久?」她明知故问。
  琳琳瞄了一下克己。「都是克己嘛!说什麽再来一次,害我┅┅」她又暗示了一下克己。
  克己一接到琳琳的眼神马上走到茜如身边。「啊…对啦!来茜如,我介绍我朋友给你认识。他叫达仁,达
仁她是茜如。」
  「你好!」之後他们俩又「从新」认识了。
  之後四个人就一起出去玩,而达仁跟茜如也越来越接近了。从牵手到拥抱,连琳琳和克己都看傻了,都不
禁怀疑他们的纯情是假的。真是深藏不露啊…到了晚上差不多11点他们才到家,克己跟琳琳也不知中途跑去哪儿
了,只好茜如他们先回家。
  「我家到了,谢谢你送我回来。」茜如正拉开车门却又被拉回来了。
  「你┅┅」她的唇被他盖住了。茜如眼睛张大的看着他,但最後也屈服在他的舌功下,昏昏欲死,这是她
自慰所做不到的。
  达仁的手不停的在茜如身上游走着,不知不觉茜如的钮扣被他给解开了,露出胸部,接着内衣也被解开了,
两颗奶子碰的跳了出来。茜如没有反抗他,反而更加的配合着他。
  乳头被他抚摸的都硬了起来,茜如也开始呻吟了∶「嗯………………」接着他的手就往小山丘滑去,触摸
那浓浓的阴毛,手指也把阴唇给掰开了。
  触碰着阴蒂,茜如又更加的激动了,身体不停的摇摆着∶「啊┅┅啊┅┅」
  晶莹剔透的蜜汁就流了出来。接着他把椅背往後压,让茜如躺着,头就埋在茜如的私处不停的吸吮着,舌
头也不停的往里面游着,茜如也不断的掐着自己的奶子∶「啊┅┅啊┅┅嗯┅┅仁┅┅啊┅┅」达仁的阳具受不了
了,便解开裤子,一把抓起阳具插了进去,湿润的淫水更加配合着阳具前後抽动着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用力┅┅用力的干┅┅啊┅┅」达仁被她的话语惊了一下,听他们说她是不会说那些
色色、粗粗的话的,为什麽现在?┅┅不管了,现在爽就好!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用力啊………」茜如这下尝到她以前所没有的快感,电动按摩棒还不如真的肉棒好。她现
在只感到到要死了,快要爽死了!
  「啊啊啊┅┅」茜如身体抖了几下,达到高潮了。
  达仁也把精液射在里面了,因为来不及拔出来,就这样躺在茜如的双峰中。但阳具还是留在里面,以便等
一下再做。
  「你好利害喔!」茜如摸着达仁的头发说∶「虽然我不是第一次,但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呢!」原来她早
就被人吃过了,难怪动作不生疏。
  「三年前我被我乾爸给强奸了,第一次的感觉真的很痛!之後他还常常要我跟他做。结果被乾妈知道了,
就跟我脱离关系。说我是贱人,诱惑她老公。但我不怪她,毕竟他们养了我5年。我父母早逝,今早我哭的原因是
想起了他们。」
  说完又哭了。达仁吻去她的泪珠,怜惜的说∶「没关系!现在你有我了,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。嗯!」
  「为什麽我不早点认识你?这样就不会被我乾爸强┅┅」达仁又吻住了她。
  「不要说了,以前的事就忘了吧!就当你的第一次是跟我。」接着他们又开始做爱了。这次更激烈,连车
子都摇的快散了。
  一早到学校,琳琳一见到茜如,马上跑到她身边∶「怎样?昨晚!」茜如脸红了,她不说也知道。
  「感觉如何?猛不猛啊!」她搭着茜如的肩说。
  茜如也只能点点头,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。
  「都那个过了,现在要大胆一点,不要听到色色的话就脸红。」她掐着茜如的脸颊说∶「你们做了几次啊?」
  「两次!」茜如比出胜利的手势。
  「哇!第一次做就一下子做了两次?真够猛的!改天要跟他做看看,看他是不┅┅」又止住嘴不说了,她
知道她说错了。
  「不要跟我抢好不好,你已经有克己了!」说着说着眼角出现了几滴眼泪。
  「不要这样,我跟你开玩笑的啦!」她摇着茜如的身体∶「你爱上他啦?」茜如点头。生平第一次这麽深
爱一个人,虽然才刚认识而已。
  「我知道了。好了,我们进教室吧!」两人就这样走进教室了。
  这时琳琳走到她坐位旁坐了下来,在她耳边说∶「他昨晚在你家啊?」茜如点头。
  「是不是又做了啊?」
  「讨厌啦!老是要跟我说这个,是不是克己对你不好啊?」茜如一边拿出书一边说。
  「才不呢!他对我可好了。」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。
  「你呀!」她不知说什麽,只能笑着摇头。
  琳琳像事想到什麽似的,激动的说∶「我差点忘了跟你说,克己说改天再出去玩吧!怎样?」
  「我问达仁看看!」一想到晚上又可以见到他,她竟高兴的差点忘了上课。
  女学生(5)
  认识达仁将近2星期了,这两个星期里,他们晚上不断的做爱,直到很晚才睡。也因为有了达仁,茜如也
很少自慰了。有时他不在时,茜如都会想着他才手淫。这晚她接到达仁打来了的电话,说今晚公司加班可能很晚回
去。茜如当然会觉得不好受啊,已经习惯身边有他了,而他今晚又可能很晚回家,甚至不回家。
  其实达仁是某间公司的总经理,因为大学时认识克己,也就因为克己他们才能认识,而有了性行为。茜如
跟以往一样,一边洗澡一边手淫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仁┅┅」要一边想他才会更有力!
  手指不停的往阴道里插,口中叫着达仁的名字∶「┅┅啊┅┅啊┅┅仁┅┅啊┅┅」真希望达仁快点回来,
好让他插我这痒又痒的小穴,茜如在心里想着。
  淫水跟自来水混合在一起,手指却都沾满了淫水,一边自慰,一边拿起沾满淫水的手指舔了起来。
  「嗯┅┅啊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嗯┅┅仁┅┅啊┅┅」终於达到了高潮。
  洗完之後衣服也没穿的走出浴室,擦乾头发,躺在床上等着达仁回来干她。达仁收拾完桌上的文件,正要
走时,一名女员工在它面前脱起衣服来了。
  「你这是干嘛?」他看也不看的收拾自己的东西。
  「总经理,我喜欢你好久了。」说着就往他身上趴去。
  达仁推开了她∶「不要闹了,快把衣服穿上。」说起也真奇怪,他居然没有一点性欲,可能是对她吧!但
说真的,她有一副茜如没有的好身材,两个奶子又比茜如大一倍,但说什麽还是激不起他的性欲。
  这时那女的脱掉内裤,赤裸裸的坐在办公桌上,双脚张的开开的,那两片阴唇随着她的呼吸不断的又张又
密的,让人看了真想一口吃了她。
  「干我!总经理。」她把脚放在达仁的身上不停的游走。
  达仁二话不说的把她的脚甩开,又自故的收着文件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总经理┅┅啊┅┅」那女的居然玩起自己的小穴了,淫水不停的流出来。可是达仁
还是不为所动,让那个女的以为他是柳下惠。
  「不要做了,要不然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!」看着她自己玩的那麽起劲,突然就想起了茜如。
  「赶快把衣服穿起来,我先走了。」说完就走出了她的视线。
  「总经理,不要走。总经理┅┅」她却叫不回来了。达仁走了,但她还没走,就自己在办公桌上手淫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总经理┅┅啊┅┅喔┅┅」口中还不时的叫着总经理。回到家,达仁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,
走进了茜如的房间,居然看到茜如没穿衣服的在床上睡着了,慢慢的走到床边。
  「不要啦!仁┅┅」看着茜如的手不停的挥着,又叫着他的名字,不会是梦到他们在做爱吧!
  说起也奇怪,达仁的阳具有反应了,而且好胀,原来他的小弟弟非茜如不行了。
  侧躺在茜如的身旁,手不停的抚摸着她的奶子、捏她的乳头,又舔又咬,搞得睡梦中的茜如呻吟了起来∶
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身体不停的摇晃着。
  「如┅┅嗯┅┅」从乳头摸到小穴,掰开阴唇,轻轻的插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茜如像是醒了似的不停的呻吟着,手也抓着达仁的头发。
  达仁知道她醒了,便加快手指的搓力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嗯┅┅」达仁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,包括内裤,阳具渐渐胀大了。
  淫水流了出来,达仁去舔了她,舌头也不安份的往里面舔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仁┅┅你回来了┅┅喔┅┅我好高兴喔┅┅『她』等你好久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快┅┅舔
┅┅喔┅┅」茜如浪了起来了。
  头在她的私处不停的摇着,让舌头能更进去一点。茜如的手也开始玩起乳头了,但又想要吃他的阳具∶「
啊┅┅给我┅┅仁┅┅我要你的懒叭┅┅给我┅┅我要┅┅啊┅┅」达仁把阳具凑到她面前,她很饥渴的一把抓住
「他」舔了起来,茜如用牙齿不断的咬着「他」,那种夹力让他不禁想射了,不过没那麽快。
  「喔┅┅如┅┅你进步了喔┅┅用力┅┅啊┅┅」茜如吃得津津有味,两粒肉球也快要被她含在嘴里,不
过嘴巴没那麽宽,因为他的阳具在她的嘴里不断的胀大,看来快要射了。
  茜如的手不知怎麽的,竟然溜到他的屁股,手指往屁眼里插去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如┅┅你┅┅啊┅┅」前後都夹攻了,可是┅┅啊┅┅爽啊!
  「我要射了┅┅如┅┅你要吃完喔……啊┅┅」精液全都被茜如吃进去,阳具也渐渐缩小了,软趴趴的。
  「唉呀!软趴趴的,你怎麽替人家止痒嘛!」
  「放心好了,马上帮你止痒。」说完阳具又胀大了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快┅┅我等不及了┅┅快啊┅┅干我┅┅干我┅┅仁┅┅啊┅┅」
  「进去了喔!」阳具「啾」一声滑了进去,茜如躺在床上,达仁只好前後抽动着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加快┅┅用力┅┅啊┅┅」奶子随着抽动也前後摇晃着。
  真是小淫女啊!白天如此清纯,晚上竟是这麽的饥渴,这麽的淫荡,叫床声更让他加快。
  「喔┅┅喔喔喔┅┅啊┅┅喔┅┅」茜如看着他的阳具往自己的私处不停的抽动着,更加兴奋了∶「啊┅
┅啊┅┅仁┅┅啊┅┅喔┅┅再快啊┅┅喔┅┅天啊┅┅天┅┅」
  茜如叫的越大声,他的抽动也更加大力,今晚他真的兽性大发了∶「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喔嘶┅┅啊┅┅」
茜如的身体因为抽动太大了,从床头移到床边,身体任他不停的干,一边摇一边吃着她流出来的淫水。
  「嗯┅┅啊┅┅嗯┅┅」
  都这麽久了,她为什麽还没喊泄?他都快射了,今天她是怎麽了?性欲那麽强∶「要泄了没?啊┅┅如┅
┅」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不要┅┅啊┅┅我还没┅┅」她不泄,他都快瘫了。
  这时茜如抱住他,用力的翻了身,变成她在上,达仁在下,就由她来控制,一上一下、一前一後,奶子也
随着摇晃着。达仁躺在床上看着茜如坐在他上面玩得那麽高兴,看着她掐着奶子,鸡歪不停的往他的懒叭插,消魂
的叫床声,更让他激起了兽性,又把她压下去了,变成女下男上。
  他猛插、猛干,龟头渐渐的触碰到子宫。他再加快,终於碰到了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太爽了┅┅我┅┅要泄了┅┅啊┅┅救命啊┅┅要泄了┅┅啊┅┅快要了┅┅再用力┅┅
仁┅┅用力┅┅啊┅┅」到了,达到高潮了。
  茜如两眼发昏,身体不停的抖动着。达仁也把精液射下了,趴在双峰上不停的喘息着。
  「如何?」达仁问着茜如感觉。
  「嗯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茜如还在呻吟,久久没说话。
  达仁笑着看着她激情过後红润的脸颊,不断在脸颊蜻蜓点水,抚摸着她的奶
  茜如渐渐的平息了,今天的达仁干起来好爽喔,她又喘又笑的。
  「笑什麽?」他摸着她的发。
  「今晚的你真的好猛喔。」
  「我老实跟你说好了,」他想把刚才在公司事说出来∶「刚才公司一个女员工想跟我做爱。」
  茜如一听到马上坐了起来∶「什麽?!那你┅┅」
  达仁抱住她说∶「怎麽可能呢!我对她一点反应也没有,就算她脱光衣服也一样。我只要你,『他』也只
要你,『他』不会出卖我的!放心好了。」
  茜如放心地又躺回他怀中∶「说真的,她身材好不好?我跟她谁比较好!」
  达仁迟疑了一下∶「嗯┅┅她比较好,光是胸部就比你大了!」
  茜如听了就扁起嘴∶「你喜欢大胸脯?」
  「我只喜欢你的!小捣蛋。」他捏了一下她乳头。
  「讨厌啦!」他打了他一下,之後用手指指着他的鼻子说∶「不能碰我以外的女人喔!还有你不准喝酒,
喝酒会乱性,知道吗?」
  「知道了,老婆大人!」他轻捏她的脸颊。
  「谁说要嫁给你了!」
  「你永远都是我的,都是我林达仁的!」之後就吻住她的唇,久久才离开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刚才那为公司的女员工因为在办公室的办公桌手淫,被管理员看到,
因受不了而跟他做起爱来了。
  「啊┅┅用力┅┅啊┅┅好┅┅太好了┅┅」管理员更加的往前冲刺,办公桌上的电话都被他们摇得掉下
去了。
  「好棒啊┅┅李小姐┅┅啊┅┅你真的好棒啊┅┅」
  『当然!要不是我一时痒的受不了,而你又刚好经过,所以你才能尝到这美妙的感觉,那个总经理真是柳
下惠。』她在心里说着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啊┅┅元伯┅┅你也很利害┅┅真是┅┅真是老当益壮啊┅┅喔喔┅┅啊┅┅」
  「啊┅┅我老婆都不跟我做┅┅啊┅┅正好看见你在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
  「啊┅┅元伯,啊┅┅以後你要做就早我好了┅┅啊啊┅┅我的洞永远为你开┅┅啊┅┅用力┅┅」元伯
听到这番话更加的用力插,以後就不用去找妓女了,这李小姐年轻又漂亮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总经理,不管你是不是柳下惠,我一定要得到你,让
你好好的品尝我这美丽的洞穴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总经理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她不小心的说出来了,不过元伯好像没听到。
  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李小姐┅┅啊┅┅」之後两人双双达到高潮,穿上衣服整理一下桌子,把桌上的精液和淫
水擦乾净之後,两人若无其事的走出办公室了。
  【完】